🐺🦊激推bot

🐺主嗑中太和双宰🦊纯爱派
❌❌❌路人宰❌❌❌
产出多为约稿
在努力用自己的方式热爱cp
你们的喜爱是我坚持生活的动力

感想是这个男的单手抠死太宰治是绝对没问题的(?)

干啥啥不行,整活第一名

整了,祝大家元旦快乐

【中太|EHV9:00】既然追求刺激

  if首领中x武侦宰

  上一棒:@雪原闪闪 

  下一棒:@归舟. 

  

 我是脑洞+委托人,写手是@Krr 

 内容只放出部分,不适合阅读的部分请走私群

  

  

  “呜哇!来了、没想到……成功了嗳……?让人期待……”

       ç†Ÿæ‚‰çš„声音,令人怀念的口气,仿佛像是在梦中一样。可是中原中也知道自己从来也不会做梦。其他人尚且能够与不可能会面的人在梦境中重逢,但他却从来不曾拥有过放弃清醒的权利——多么令人痛恨的现实。

        â€œä¸­ä¹Ÿçš„黑眼圈好重哦,这个围巾……?嗳?森先生的?恶、不会吧……”

本来还有些断断续续的男性嗓音逐渐变得更加流畅清晰。倘若现在耳边流淌着的那些如同隔着水雾般朦胧的话语不是虚伪的梦境,那也必然是失眠过多所带来的幻象。真熟悉啊,不仅是这个声音,还有那个若有若无抚在鼻翼间的呼吸,就像是在十年前他们在双黑出动时的夜晚相互靠近时那样。少年带着笑意的眸子像是夜空上的星辰落了下来,带着铁铸一般的炽热照进他心里。真好看啊……他屏住了鼻息,不知所措地看着少年靠近。手指被灵巧地摆弄着张开,他们十指相握着,任由彼此的体温在手心传递。呼吸接驳着呼吸,嘴唇接驳着嘴唇,他们就这样悄悄地在星星的注视下接吻。

        é‚£äº›ä¹…远的回忆像是一张他本以为早已被遗忘的老照片忽然被这声音从某个灰扑扑的角落里打扫出来。有那么一会儿中原中也甚至有些期待这个幻觉能够延续的时间再长一点……真好笑啊,他竟然是这么放不下的人吗?如果此时太宰在他的面前的话必然也会指着他的脸肆无忌惮地大笑出声吧。

‘真不像样啊中也,你这是舍不得我吗?明明当初那么拒绝当我的狗,却在主人死后郁郁寡欢成这个样子,这可不像是你会干出来的事啊。’

中原中也本来也不认为这会是他会做出来的事。他甚至想过无数遍太宰治死去后他要怎么大肆庆祝,又或者是在他墓碑前大发慈悲地开上一瓶好些年没能有机会入口的爱酒倒上去——就像倒在太宰治的脑袋上一样。然后呢?然后他会嘲讽那个家伙,把他忘在脑后,接着去过他自己的生活。他本来是那么想的。

       â€œä¸­ä¹Ÿï¼Ÿä¸­ä¹Ÿâ€¦â€¦ï¼Ÿå¥‡æ€ªï¼Œæ€Žä¹ˆä¼šæ²¡é†’?狗狗?嘬嘬?”

        å¬å•Šï¼ŒçŽ°åœ¨å°±è¿žè¿™ç§è¯éƒ½å·²ç»ä¸ä¼šè®©ä»–发怒了,也不会像几年前他还护卫在那个人身边时那样时不时暗地里冒出杀意。真是不可救药糟糕透顶——他竟然觉得如果真的是太宰回来了那么被这样说也并非不可接受。

毕竟那个人早就——

        â€œå•ªï¼â€

        ä¸­åŽŸä¸­ä¹Ÿçå¼€äº†çœ¼ç›ã€‚

       â€œå‘€ï¼ä¸­ä¹Ÿï¼Œä½ é†’啦?是不是很惊喜?”

眼前是一张脸,一张熟悉的脸,一张熟悉的、青年笑眯眯的脸——就算这张脸皮被丢进绞肉机后再投进焚尸炉里烧上三天他也能认出来这是谁的脸。此时那个青年正将手从他的脸侧上悄悄挪走。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伸手摸了摸有点发痛的脸。

        æ˜¾ç„¶çœ¼å‰è¿™ä¸ªäººåˆšåˆšæ‰ç»™äº†ä»–一巴掌。此时需要做的事情已经不需要思考了,中原中也顺从着自己的本能举起了拳头。

        â€œå˜­â€”—!”

        â€œå””……!好痛好痛好痛,突然打过来什么的、太失礼了中也!而且居然还是打脸!”

        â€˜æ˜Žæ˜Žæ˜¯ä½ å…ˆæ‰“我的脸的吧?太宰!’,‘突然光着身子出现在我面前难道不是在找死吗?’,‘你倒是先去把衣服穿上啊!’——如果是在他们仍然是搭档的那段时候的话他一定会下意识这样反驳回去。可是中原中也没有说话,甚至刻意将视线从眼前的青年身上移开了。他撑起身体慢吞吞地从地上站起身来,向房间内张望了一下。

        è¿™å®žåœ¨æ˜¯ä¸ªå¾ˆçœ¼ç†Ÿçš„卧室,就像面前那个青年一样眼熟。他记得很清楚,他当然很清楚——这个地方他在加入港口黑手党后用自己的工资和外快入手的第一个公寓,从置办到装修都是亲自操行,没有一处不符合他的心意。中原中也已经有些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住过这里了。五年?或是六年?总归是早已失去主人照料,大抵已经落满灰尘了。

        ä¸­åŽŸä¸­ä¹Ÿæ²¡æœ‰æ³¨æ„åˆ°è‡ªå·±åœ¨å¾®ç¬‘,只是注意到那个青年忽然停住了嘴,此时正在正大光明地用着沉默而惊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中原中也没有理会青年,自顾自地继续认真环视着这个令人怀念的地方。

        è™½ç„¶å·²ç»å¤šå¹´æœªè§ï¼Œå¯ä»–的公寓却依然干净明亮,说不上整洁,倒是颇有生活气息。窗台上养了两盆仙人掌,是他喜欢的类型,就算突发意外需要立刻执行长期任务也不用担心只因为断水几天就会干枯死掉。窗帘以前是米色的,可现在却换成了他断然不会选择的深蓝。这种窗帘会更加遮光,就算天已大亮也会给人仿佛还在夜里的错觉。自从因为这件事上班迟到一次后他就再也没有用过了。

        ä¸­åŽŸä¸­ä¹Ÿçš„视线在那窗帘上顿了顿,随后略过青年转移回自己的身周。他先前醒来时正是躺在塌边的地板上,而身边那张乱糟糟的床铺上散落着好些杂物:床头柜上放置着几罐早就被开口吃光的蟹肉罐头,枕头底塞在一本露出一半马脚的“书”,床单上散着几根头发,有些是橘色的,有些是黑色的。中原中也身上捏起一根黑色的毛发看了看,却不想他捏起来的这根弯弯曲曲的,还有些发硬。

        èº«è¾¹çš„青年轻轻“啊”了一声,又在中原中也将目光转移过来之前率先移开视线装作在欣赏墙上的装饰画。

        ä¸­åŽŸä¸­ä¹Ÿè‹¥æ— å…¶äº‹åœ°å°†é‚£æ ¹å¤§æ¦‚他已经明白出处的毛发丢回了床单上。

  …………

  剩下的请走🎁🦊🎄🍎 

大家好,这是我新收服的宝可梦

他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臭,会踢我撞我

问问其他训练家们有什么好方法吗

昨晚小猫不知道从哪儿叼了只兔子回来,还没巴掌大,不知道能不能养活

p3~p6:一些兔子批脸和兔子脏话

p7原梗

O♪M♫G♬新♬井♫伸♪浩♩你♪又♬用♫宫♩野♪真♬守♫当♪素♩材♬库♫

中原中也,绝赞出差中

叫你的老二出来接电话2.0和3.0

在港黑的两位太宰表示也需要一份

点我看武侦版1.0 

来自亲友

代餐总是会出现在意想不到的地方.JPG